《江蘇教育報》頭版頭條:應用型本科的“二次創業”

發表時間:2017-02-19   浏覽量:9008   信息來源:江蘇教育報

網址:http://epaper.jsenews.com/mp1/pc/c/201702/15/c281923.html


 

2016年,南理工泰州科技學院建起多所全新的“行業學院”,探索轉型發展之道——

應用型本科院校的“二次創業”

  記者 缪志聰

  寒假行將結束,南京理工大學泰州科技學院學生陸妍卻沒有一絲開學的緊張感,春節前後,她已經與上班族一樣在學校環境檢測中心打卡上下班了。“我學的是環境專業,之前要麽上課,要麽做實驗,直到去年進入環境檢測中心工作以後,才清楚將來從業的方向。”陸妍說,從“門外”到“門內”,動手實踐可能比單純讀書更重要。

  2016年,這所位于蘇中的獨立學院啓動轉型發展試點探索,建起了多所全新的“行業學院”,陸妍所在的檢驗檢測學院就是其中之一。對于這項改革試點,院長劉玉海旗幟鮮明地提出了“二次創業”的號召,鼓勵二級學院、專業、教師、課程等都推動轉型。“獨立學院難辦,首先難在定位上。我們認定,要發展就必須建設應用型本科。這個本科應該是高等職業教育體系本科層次的一員。這是對學校的定位,也是對這一次改革的定位。”

學院設置:“創業者”身份跨界

  提起建“大數據學院”的經曆,姜楓頗有點“憶苦思甜”的味道。2016年初,他還是學校計算機科學與技術學院的副院長,學校提出“二次創業”後,他與一群志同道合的同事開始摸索怎樣與行業搭邊、轉型發展。

  “起步階段非常艱難,爲了論證行業學院建設的科學性,大家利用周末、寒暑假展開了廣泛調研,走訪了近60家大數據企業。”姜楓告訴記者,一開始大家的想法尚未明確,而行業學院建設工程浩大又繁瑣,從制定方案,到設備采購以及最後的工程實施,每個環節大家都投入了全部的精力。

  “創業的激情在熊熊燃燒,當時大家都是這種感覺。”一年來,姜楓和團隊爲了適應教學科研的需求,主動選擇專業轉型,在承擔大量教學工作的同時,擠出時間學習新技術,加班加點,埋頭鑽研。“對我們來說,大數據技術是新興的技術,我們雖有專業底子,但具體怎麽做都得不斷探索。”在泰科院,姜楓的奮鬥經曆並非孤例。像檢驗檢測學院、大數據學院、機器人學院、3D打印學院這4所目前相對成熟的行業學院都是這樣。瞄准國內最前沿的領域潛心研發,這對往常習慣于照本宣科的教師們來說都是挑戰,用“二次創業”來形容並不爲過。

  “提轉型發展很容易,但真正抓的時候,沒有現成模式和樣本,必須不斷探討和摸索。”劉玉海告訴記者,轉型最明顯的外在變化是學院的“牌子”,如大數據學院就有3塊牌子,對內是大數據學院,對外服務的時候則是“大數據應用創新中心”,而在原有的行政設置上則是泰科院的一個二級學院——移動互聯網學院。

  爲了順應行業學院的設置,從2015年開始,泰科院還整合原有的專業推動建設了立足于行業的專業集群。比如,智能制造學院會同ABB、埃斯頓、華晟經世等行業領軍企業共同形成了智能制造技術中心,並在中心基礎上建設了“機器人學院”,領軍企業的頂尖專家們也順勢成爲外聘專家。

  牌子變了,人也隨著變。王雙原本是環境與制藥工程學院的一名骨幹,泰科院成立環境檢測中心並以此爲載體成立了行業學院“檢驗檢測學院”後,他的身份開始變得多樣——既是檢驗檢測學院的骨幹教師,也是環境檢測中心質量負責人,同時又是泰科檢測科技泰州有限公司總工程師。

  “我們原來只有教師兼職做做科研委托的項目,現在不一樣了,僅專職人員就有30人,加上從國內專家庫聘請的兼職教授,專家團隊已達到四五十人的規模。”檢驗檢測學院院長盧佩言說。

  本土路徑:服務地方才有出路

  2016年7月,泰州成立了“國家增材制造3D打印中心”,這個中心就放在泰州科技學院。在中心成立之前,學校就有意識地推動3D打印學院的建立。“我們的老底子是機械工程,前身是做焊接,聽起來跟時髦的3D打印距離比較遠。”該學院院長楊立告訴記者,當初做這個行業的政策依托就是泰州市“制造強市”計劃,這個計劃讓他看到了3D打印在當地的發展前景。

  楊立和同事們積極跟泰州市的中小學和企業對接,買了不少設備,辦了專門的培訓班,還建了3D打印的“課程超市”,一段時間下來,他們3D打印普及的“事業”可謂做得風生水起。最近,他們又瞄准了機器人電弧增材制造方向,“我們制作的成本很低,但精度不是很高,不過正好可以通過機械加工彌補。”楊立說。

  一個工科學校最爲傳統的機械工程專業鎖定了制造領域的時髦專業,這在智能制造學院院長溫宏願看來是順理成章的事。“不爲地方服務是辦不成應用型本科高校的,政府的介入爲我們提供了校地銜接的可能。” 溫宏願說。2016年12月30日,教育部學校規劃建設發展中心正式批准泰科院爲全國首批入選“互聯網+中國制造2025”産教融合促進計劃的17所院校之一。

  然而,校地融合的過程並不輕松。爲紮根地方、服務産業,推進大數據技術在地方政府、企業的廣泛應用,大數據學院的教師們幾乎走遍了泰州市所有的政府部門、IT企業,有時也會吃閉門羹,但他們都沒有退縮,一直努力尋找著合適的項目。學院技術骨幹丁勇告訴記者,泰州這兩年集中打造“智慧城市”,建立了電子政務中心,擬將各個管理部門的數據都歸到電子政務中心,改變原先“信息孤島”狀態,這個數據整合集成就是學院在做,並且以後學院還會幫助泰州市企業法人精准“畫像”。“原來是企業自己填表申報項目、政府審核,現在大數據技術做企業信譽的第三方評估,幫助政府進行審批、決策。”

  在檢驗檢測學院,環境檢測中心已經建成爲華東地區環境檢測領域能力最強的第三方實驗室之一,在持久性有機汙染物分析、精細化學品分析等多個領域形成國內領先的技術優勢,其認定的檢測結果可以作爲司法判定的依據。2016年9月26日,泰州市質量技術監督局與泰科院簽訂了“共建檢驗檢測學院”戰略合作框架協議,學院成爲泰州市委市政府“打造長江經濟帶檢驗檢測新高地”戰略部署中的重要一環。

  回歸課程:上班就是上學

  整個大四,泰科院學生趙備都在學校裏的一家裝修公司實習。經過半年“足不出校”的實習,按公司負責人張超的說法,這個學生已經完全可以像市場上的公司一樣接項目,“我現在親自帶10個學生,趙備就是其中之一,看到學生不斷成長,很有成就感。”

  張超說,學校的氛圍比社會上要好不少,很安靜,工作室近來打算跟相關學院合作建成人才儲備基地,希望“可以先把好的學生留下來”。在公司所在的教學樓裏,有著10多家類似的公司,老總們也大多懷著相似的心思,而對趙備這樣的學生來說,能親手承接市場上現有的項目,還有企業老總幫著指導,機會實在難得。

  “我們招生還是按照原有專業設置來招,但招進來之後深度融合,突出培養方向,高年級還采用課程超市的方式,學生不需要選專業,可以選擇感興趣的課程模塊。”劉玉海介紹說,行業學院最終還是得回到課程,“我們的課程設計,完全與企業無縫對接,學生的畢業設計、畢業論文就在企業裏完成,評價標准完全按照企業走,這樣培養出來的學生才能算應用型人才。”

  這種課程設計按照行業的不同在各個學院有著不同的叫法。數據學院將之稱爲垂直集成項目“VIP”教學模式,教師曹紅根描述說,學生進來之後,大一選一個項目,分小組參與到項目當中;大二與大三階段,參與項目的工作越來越多,“大學4年,學生都會跟著某個項目走,到畢業的時候,每個人參與一到兩個項目。這樣一來,整個學習都在實踐場景裏,理論課堂完全就設在實踐實驗室。”

  曹紅根告訴記者,學院目前大數據類的專業課程均由中科曙光一線研發工程師承擔,采用邊講邊練的方式,及時發現和解決問題。“我們還和企業共同開發了一套成熟的課程體系,授課的內容直接對接企業需求、對應就業崗位技能,以培養未來的數據工程師。”

  因爲課程體系的變動,行業學院的學生大多精神面貌有些不一樣,不少人畢業前就能獨當一面。環境設計大四學生蔣煜在實習期間就承擔了杭州非物質文化遺産展覽館的插圖制作,檢驗檢測學院王茜已經可以完全獨立完成檢測報告,而他們的課業都在實踐中完成,學分通過實習來代替。“我現在大部分的檢測報告都能寫,還是比較專業的。” 王茜說,眼見著公司越來越忙,報告越寫越多,“感覺自己都像是創業公司元老了。”

  “我們曾經討論過,到底要培養什麽樣的學生?最後得出的結論是,應用型本科高校的學生應該是到企業後用得上、留得住的;在實際操作過程中能夠發現問題並提出解決方案和思路的。”劉玉海說,學校定位的學生培養目標有別于工程研究類高校和高等職業學校,可以概括爲工程應用類。


回到頂部

分享:
頂部 尾部